[书论整理]唐·韩方明《授笔要说》

2020-07-17 周五 by 黄复雄.

这是几年前整理的十篇书论。版本来源比较杂,谨供一般性阅读。

授笔要说 唐·韩方明

昔岁学书,专求笔法。贞元十五年,授法于东海徐公璹,十七年授法于清河崔公邈,由来远矣。自伯英以前,未有真、行、草书之法,姚思廉奉诏论书云:“王僧虔答竟陵王书云:‘张芝、韦诞、钟会、索靖、二卫并得名前代,古今既异,无以辨其优劣,唯见笔力惊绝耳。’”时有罗晖、赵袭,并善书,与张芝同著名,而张矜巧自许,众颇惑之。常与太仆朱宽书曰:“上比崔、杜不足,下方罗、赵有馀。”今言自古能书,皆曰钟、张,按张自矜巧,为众所惑。今言笔法,亦不言自张芝。芝自云比崔、杜不足,即可信乎笔法起自崔瑗子玉明矣。清河公虽云传笔法于张旭长史,世之所传得长史法者,惟有得永字八法,次有五执笔,已下并未之有前闻者乎。方明传之于清河公,问八法起于隶字之始,后汉崔子玉历钟、王以下,传授至于永禅师,而至张旭始弘八法,次演五势,更备九用,则万字无不该于此,墨道之妙,无不由之以成也。

夫把笔有五种,大凡管长不过五六寸,贵用易便也。

第一执管。夫书之妙在于执管,既以双指苞管,亦当五指共执,其要实指虚掌,钩擫讦(揭)送,亦曰抵送,以备口传手授之说也。世俗皆以单指苞之,则力不足而无神气,每作一点画,虽有解法,亦当使用不成。曰平腕双苞,虚掌实指,妙无所加也。

第二𢳇管,亦名拙管。谓五指共𢳇其管末,吊笔急疾,无体之书,或起稿草用之。今世俗多用五指𢳇管书,则全无筋骨,慎不可效也。

第三撮管。谓以五指撮其管末,惟大草书或书图障用之,亦与拙管同也。

第四握管。谓捻拳握管于掌中,悬腕,以肘助力书之。或云起自诸葛诞,倚柱书时,雷霹柱裂,书亦不辍。当用壮气,率以此握管书之,非书家流所用也。后王僧虔用此法,盖以异于人故,非本为也。近有张从申郎中拙然而为,实为此笑也。

第五搦管。谓从头指至小指,以管于第一、二指节中搦之,亦是效握管,小异所为。有好异之辈,窃为流俗书图障用之,或以示凡浅时提转甚为怪异,此又非书家之事也。

徐公曰,执笔于大指中节前,居动转之际,以头指齐中指,兼助为力,指自然实,掌自然虚。虽执之使齐,必须用之自在。今人皆置笔当节,碍其转动,拳指塞掌,绝其力势。况执之愈急,愈滞不通,纵用之规矩,无以施为也。

又曰,夫执笔在乎便稳,用笔在乎轻健,故轻则须沉,便则须涩,谓藏锋也。不涩则险劲之状无由而生也,太流则便成浮滑,浮滑则是为俗也。故每点画须依笔法,然始称书,乃同古人之迹,所为合于作者也。

又曰,夫欲书先当想,看所书一纸之中是何词句,言语多少,及纸色目,相称以何等书,令与书体相合,或真,或行,或草,与纸相当。然意在笔前,笔居心后,皆须存用笔法,想有难书之字,预于心中布置,然后下笔,自然容与徘徊,意态雄逸,不得临时无法,任笔所成,则非谓能解也。

(沈尹默《历代名家学书经验谈辑要释义》对此文有详尽解释)


Comments

Fork me on GitH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