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至

【翻译说明】

Bukowski著,黄复雄翻译。 翻译底本是LOVE IS A DOG FROM HELL(1997), Ecco 2003年第一版。 大概于2012年8月前译出初稿,2013年10月前做过一次修改。本次逐一读校,分批发出。 目前仍是未定稿,尤有未作注的问题。推说来日方长吧。

这个诗集可能是普通美国读者评价最高的(参见bukowski.net的投票榜), 而《弹醉琴》获得中等评价。 但根据我个人的感受,前者对中国读者的吸引力不如后者,也许因为后者更粗粝,因此更符合中国读者对“布考斯基”的期待吧。

【书名页】

1
2
3
爱如恶狗
查尔斯·布考斯基
诗歌(1974-1977)

【题献】

1
献给卡尔·魏斯纳[^Carl Weissner]

1

【1】#

1
2
又一个造物
为爱昏头

桑德拉#

Sandra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是一位苗条、高挑
戴着耳坠
穿件
长睡袍的
闺中少女

因为高跟鞋
烈酒
药丸
和欢宴
她总是很咍

桑德拉挂在
椅子上
头朝
格伦代尔

我看着她的头
就要撞到柜子
把手上
这时她想要
就着
一支快要燃尽的香烟
点燃
新的一支

三十二岁了,她喜欢
年轻白净
脸蛋像
新碟子屁股的
光鲜少男

她曾经跟我这样
宣布
并把她的战利品带过来
让我过目:
由年轻肉体构成的安静白嫩的
一个个白痴,
他们
遵照的她命令
a)坐下
b)起来
c)说话

她有时带一个
有时两个
有时三个
让我
过目

穿长睡袍的桑德拉
非常好看
她也许会
让某个男人心碎的

我希望她能找到
一位。

#

you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你是畜生,她说,
白色大肚皮
两条毛毛腿。
从来不剪指甲
两个肥巴掌
像猫爪子
你油亮的红鼻头
还有两个蛋儿
是我见过最大的。
你射精的时候就像一头
鲸鱼从背上的洞洞
喷水。

畜生畜生畜生,
她亲着我说,
早餐
你想吃什么?

六呎女神#

the 6 foot goddes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我是个大块头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我的女人总是
显小
但是这位六呎女神不同
她做地产
和艺术品生意
从德克萨斯飞来
看我
我飞到德克萨斯
看她——
是的,她的肉够多
随手抓一大把,
我抓住她的
肉,
把她的头发往向后猛拽,
我是货真价实的猛男,
舔她的上嘴唇
舔她的逼
舔她的灵魂
我上她,跟她说,
“我要把热乎乎的白汁儿
射到你里面。我大老远飞到
加尔维斯顿
可不是来下棋。”

后来我们躺着像藤本人类缠在一起
我左臂放在她枕头下
右臂跨在她的肋上
我抓紧她的双手
我的胸
肚皮
蛋儿和
鸡巴
把她缠得紧紧
这时,在我们体内
黑暗中
有光线穿梭
来来去去
来来去去
直到我瘫倒
然后我们入睡。

她狂野
而仁慈
我的六呎女神
让我欢笑
残疾人的欢笑
他仍旧需要
爱,
她有福的双眼
深嵌在头上
像山泉
既幽深
又
冷静、美好。

她把我从万物中
救出,那万物
也已不在。

我见过太多眼神呆滞的流浪汉坐在桥下喝便宜葡萄酒#

I've seen too many glazed-eyed bums sitting under a bridge drinking cheap wine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新来的女人
今天晚上
你和我
坐在沙发上。

你有没有看过
食肉动物
的纪录片?

它们在表演死亡。

此刻我在琢磨
我们这两只动物
哪一只会吃掉
另一只?第一步是
肉体
第二步是
精神。

我们两个先消耗点动物
再其中一个
消耗另一个,
我的爱人。

当然
我愿你先动手
走第一步,

因为假如以往的成绩单
还能说明问题,
那我无疑
将先动手
走第二步。

欲女#

sexpo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你知道吧,”她说,“你是在
吧台所以没有看见
我真地跟那个家伙在跳舞。
我们跳了又跳
很亲密。
但是我没有跟他回家
因为他知道我跟你
在一起。”

“十二分感谢,”
我说。

她总是满脑子的性事。
好像放在
一个方便袋子里
到哪儿都带着。
就这样的一种能量。
时刻不忘。
早晨在餐馆
面前是熏肉和鸡蛋时
或者再晚点
面前是中饭三明治或者
晚饭牛排时,
直勾勾地把周遭的男人都看遍。

“我以前的榜样是
玛丽莲·梦露,”她
跟我说。

“她经常跑出去
到附近的迪厅
跟一个粗人跳舞,”有一次有个朋友
跟我说,“我很吃惊
你这么能忍。

她可能会在赛马场失踪
然后回来说,
“有三个男人要给我
买酒。”

我也可能在停车场就找不到她了,
我可能去找她,而她可能
正跟一个陌生男人走在一起。
“哦,他从那边过来
我往这边走,于是我们
就有点走在一起了。我
不想让他
伤心。”

她说我是一个非常
嫉妒的男人。

有一天她真地
坠落
在自己的性器官里
消失了。

就像一只闹钟
掉进
大峡谷。
撞得叮叮当当
响个不停
不过我再也
看不见它,听不到它。

我现在感觉
好多了。
我去跳了踢踏舞
戴一顶黑毡帽
拉得低低的
只露出
右眼。

甜美音乐#

sweet music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它打败了爱情,因为没有丝毫
伤痛——早晨
她打开收音机,有勃拉姆斯,或者艾夫斯
或者斯特拉文斯基,或者莫扎特。她在
煮蛋,大声数着秒数:56,
57,58……她剥了蛋带给
还在床上的我。早饭之后
还是同一把椅子,收听古典的
音乐。她开始用第一杯
苏格兰威士忌,第三根香烟。我告诉她
我得去赛马场了。她已经
在这住了差不多两天两夜。“什么时候
我才能再见到你?”我问。她
意思是可以由我定。我
点点头,这时响起了莫扎特。

麻痹你的屁股你的头你的心……#

numb your ass and your brain and your hear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我正从一件糟糕事情中走出。
坦白地说吧,我正滑向深渊
心情实在屎烂低落
这时有幸碰上这位淑女,她有一张大床
上面支着珠光宝气的帐子
另加
葡萄酒、香槟、香烟、药丸和
彩电。
我们待在床上
喝葡萄酒和香槟,抽烟,嗑药
一次十几颗
那时我(心情屎烂低落)
设法摆脱那糟糕的
事情。
我看电视,想让自己感官迟钝点,
但这个东西真正管用的只有
那种冗长的
(专门为电视写的)
间谍剧——
美国间谍和俄国间谍
个个都那么聪明
冷静——
甚至他们的老婆孩子
都不了解,
那种套路
他们很难了解——
我发现还有反间谍、双重间谍,
那些家伙为两边工作伙,还有
一会儿一个双重间谍变成了
三重间谍,
乱得真可以的——
我猜肯定连写剧本的家伙
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就这样演上好几个小时!
水上飞机撞上冰山,
威斯康星麦迪逊城的牧师谋杀亲兄弟,
一个大冰块装在棺材里海运到秘鲁
去调换世上最大的钻石,还有
金发美女进进出出,嚼着
奶油酥和核桃仁;
那位三重间谍又变成了
四重间谍,而人人
彼此相爱,
演哪演,
一小时又一小时,
终于全部消失,像一颗曲别针
躺在一袋子垃圾里,这时我
伸手在机器上一按
于是在一个半星期里面
睡了头一个好觉。

老辣妹#

one of the hottes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她戴一顶白金色假发,
脸上涂脂抹粉,
擦口红
画出一张大嘴巴
脖子皱了
不过屁股还像年轻女孩
腿也棒。
她穿蓝色内裤,我把内裤脱掉
撩起裙子,电视机在闪烁
我抱她站起来。
两个人满屋子战斗
(我感觉是在操一个坟头,是要
把死人弄活,神奇呀
真神奇
就像半夜三更吃冰镇橄榄
一边是半座城市在着火)
我射了。

你们男孩子尽可以留着你们的处女
把屁股忘记变老的
穿高跟鞋的老辣妹给我。

自然,事后你们要么走人
要么烂醉如泥
都是
一回事。

我们一边看电视一边喝几个小时葡萄酒,
然后上床
要把酒睡醒
她整晚
都戴着假牙。

骨灰#

ashe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她说,我拿到他的骨灰,然后拿到
海上,撒掉了,
看起来一点都不像骨灰
而是
罐子里压着
绿色、蓝色的石子儿……

他的几百万
一点都没留给你?

一点都没有,她说。

曾经陪他吃过那么多早饭
中饭和晚饭啊?曾经
听他放了那么多狗屁啊?

他是很有才华的一个人。

你知道我什么意思吧。

不管怎么说我得到骨灰啊。你还操了
我几个姐妹呢。

我从来没操过你的姐妹。

有,你有。

我操了一个。

哪个?

那个蕾丝边,我说,她给我买吃的买喝的,
我实在没有办法。

我要走了,她说。

别忘了你的瓶子。

她回来拿上瓶子。

你一无所有,她说,等你死了
人家烧你的时候只能填满绿色的
蓝色的石子儿。

好啊,我说。

过半年我来看你!她大声说着撞上门。

好吧,我心想,看来要想甩掉她只好
再操她一个姐妹。我走进卧室
找电话号码。我只记得那一个
她住在圣马特奥,有一份非常棒的
工作。

#

fuck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她把裙子
从头上脱掉
我就看见短裤
裆部
微微凹陷。

都是人嘛。
现在我们已经干了起来。
一阵虚张声势之后
我干了起来。
像个派对——
两个不能自拔的
傻瓜。

躺在被单下
我已经把灯
关掉了
她的短裤还在
身上。她盼望来一次
开幕表演。
我不能埋怨她。只是
奇怪她为什么在这里
跟我在一起?别的家伙
都哪儿去了?你怎么可能
这么走运?搞了个
别人都不要的?

我们不是非干不可
但是非干不可。
这有点像
跟所得税官员
初次培养
信任。我把那短裤
脱掉。我决心
不予舌战。但直到
完事
我还思来想去。

今天晚上我们
将睡在一起
想彼此贴紧
要粘到墙纸上。

我试了试,失败,
瞧见她头上的
发丝
只是瞧见发丝
在她的
头上
还瞥见
两只
猪鼻孔

我又
试了试。

  1. 卡尔·魏斯纳(Carl Weissner, 1940-2012),德国作家、翻译家,布考斯基最热心的德文译者、传播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