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至

派真和两条腿来到哈罗世界

准备写一个简单的Python教程。最简单的那种,就是让读者在入门之前,先找着了门。给小学三年的孩子和心境相当的中老年人看。现在只是不成文的思路。

引子#

  1. 《圣经·创世纪》第一章
  2. 《圣经·创世纪》第二章
  3. 《圣经·创世纪》第三章

人设#

【派真】

小蟒蛇,聪明,能说会道,中性漂亮帅,蛇性,性别不明。酱紫:

派真

【两条腿】

猿,貌似人之初的那种天真狡黠、憨厚粗糙,男性气质/女汉子气质/狼性,性别不明。差不多酱紫:

两条腿

世界设#

亚当、夏娃被逐出伊甸园后,依照神意来到哈罗世界(Hello World)

第一天,在天桥上办了两张一模一样的假证,一同改名“两条腿”;如果丢了一张,还可以共用另一张。可怜人,当晚无处可去,便走到另一座天桥上歇了。这是第一天。

第二天,找到一个二房东,租房,拎包入住,点外卖,睡觉。这是第二天。

第三天,上街找工作,哪儿哪儿都要学历,不成。就在街上卖苹果。这是他们欢喜的。这是第三天。

第四天,城管来撵,跑断两条腿,恨自己没学历。这是第四天。

第五天,窝家里,没心情,刷手机刷到不嫌烦博士听到大学。昏头昏脑地听了一整天,不知道听了几十还是几百本书。颇长耳识,还得到一纸文凭,更长了志气。这是第五天。

第六天,再上街找工作。不要说听到大学文凭,就连海龟满地都是,又不成。这是第六天。

第七天,思来想去,还是音频知识付费行业最擅长。于是到稀里哗啦电台应聘音频主播。壮着胆子跟HR小姐姐说听了一千本书。小姐姐会心一笑,按行业惯例对折再对折,心想,这数字也相当可观。成了!这是第七天。今天照例加班,点外卖,加鸡腿。

话说音频主编的工作,主要就是改详情单,尤其是各级标题,比如把“说话的艺术”改成“每天学说一句话,31天情商大爆发,要人人来,要钱钱到”。行家总结的经验就是“说人话”。

说一般人说不出口的“人话”,这就是音频主编的本事。不过,如果运营的小伙伴来找你说:你瞧这个月的数据,转化率不行!这会儿你说人话说鬼话,都比不过“数据”俩字硬气。

所以当两条腿看到朋友圈(不知道这里哪来那么多不认识的人)有人发“小白Python数据分析入门一对一:简单,有用,你能行”,就扫了码。真是无巧不成书,老师正是老乡(识)小蟒蛇派真!

原来派真离开伊甸园后,依照神意也来到哈罗世界。牠因为语言文字功底不错,就做了小学语文教材编辑。

一套小学语文教材12册,从a、o、e开始编到小学毕业联欢会,每年摸三五遍、五六遍的,也够无聊。大概一年里头有半年忙,无事的半年里又有一半被开会、学习搞得无事忙。最后剩下的四分之一年纯闲着。这时候,同事多半上网看新闻与故事,另有些炒股买基金的,有几位则天天下大片、看大片,搞得网络时不时堵死,一线的老师老抱怨官网慢。

在这种氛围中,年轻励志的派真开始学习效率工具、正则表达式文本处理,最后学会了Python编程。这些或多或少在工作中能用到。但是要想转行做程序员,那是没门。

没想到的是,这些年少儿编程突然火了!再加上机器学习大爆发,Python进入多省中小学教材。一下子,学Python的孩子和中老年人多了起来。

老潘学Python

派真索性辞了职,做起了在线Python老师。

这正是知识付费(知识传销)的逻辑:
你学了哪一行不一定能做一哪行,
但你学了哪一行一定能(敢)教哪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