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至

王镛书苏轼石苍舒醉墨堂诗

王镛书苏轼《石苍舒醉墨堂》诗#

转自桑莲居

蘇軾《石蒼舒醉墨堂》诗#

人生識字憂患始,姓名粗記可以休。
何用草書誇神速,開卷惝恍令人愁。
我嘗好之每自笑,君有此病何年瘳。
自言其中有至樂,適意無異逍遙遊。
近者作堂名醉墨,如飲美酒銷百憂。
乃知柳子語不妄,病嗜土炭如珍羞。
君於此藝亦云至,堆牆敗筆如山丘。
興來一揮百紙盡,駿馬倏忽踏九州。
我書意造本無法,點畫信手煩推求。
胡為議論獨見假,隻字片紙皆藏收。
不減鍾張君自足,下方羅趙我亦優。
不須臨池更苦學,完取絹素充衾裯。